海外看世界》蘇聯不死 只是附身俄羅斯(李宗倫)

海外看世界》蘇聯不死 只是附身俄羅斯(李宗倫)

成都申办2036年奥运会?当局这样回应

蘇聯國徽(左)和俄羅斯國徽(右),目前仍常見並存於歷史建築上。(圖/作者提供)

任期最后一年 花莲市长魏嘉贤下一步受市民关切

原題:蘇聯國徽和俄羅斯國徽並存

無敵升級王
信息素说我们不可能

2022年,是蘇聯成立100週年,2022年,也是蘇聯解體31週年。在蘇聯時代生活過的人,都已成爲垂暮老者,蘇聯解體時(1991年)出生的孩子,都已過了「而立之年」。隨着時間的推移,俄羅斯人經歷瞭解體後的失落、徬徨、痛苦和衰落,開始進入冷靜的沉澱和反思。那個曾經的「蘇聯」,給俄羅斯人留下了無數的「愛」與「恨」,有值得自豪的「輝煌」,也有揮之不去的「噩夢」,在愛恨之間,有一點在俄羅斯人的心目中逐漸清晰起來,那就是在俄羅斯的歷史上,許多令世界震驚的成就,大部分是在蘇聯時期出現的。如果俄羅斯的歷史離開了蘇聯,還有什麼可以拿出來炫耀的呢?尤其是這次俄烏戰爭,使許多人更加懷念蘇聯的強盛和力量。如果沒有蘇聯留下的「老底兒」,俄羅斯拿什麼和美國和西方抗衡?在烏東戰場,蘇聯國旗飄揚在俄軍的坦克上,馬立波戰役的結束,插到鋼鐵廠至高點的居然是鐮刀和錘子圖案的紅旗。

我們觀察到,蘇聯的解體不是一場「革命」,他的「遺產」過多的保留了下來。而俄羅斯是蘇聯遺產的最大繼承者。雖然蘇聯解體多年,俄羅斯政府已不再是一個馬列主義爲指導思想的社會主義國家,而是以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爲國家精神,以東正教爲思想源泉的「三權分治」(實際是「三權合治」)的聯邦國家。但是「蘇聯元素」卻無處不在,在許多俄羅斯人的心中,那個過去蘇聯並沒有瓦解,也沒有走遠,甚至根本就沒有離去。「蘇聯」似乎還在他們的身邊,他們處處可以感覺到她的存在,如影隨形的與俄羅斯一起艱難前行。正如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所說:「蘇聯並沒有死去,只是睡着了,她很快就會醒來……」

蘇聯國徽和俄羅斯國徽並存

5亿高中生命案今「递状截止日」赖母表达尊重 中检澄清

「俄羅斯人與前蘇聯」系列文章第1篇

俄羅斯國家杜馬,相當於聯邦議會的下議院,是俄羅斯國家重要的政府機構。在高大而雄偉的國家杜馬大樓上,俄羅斯聯邦的白藍紅三色旗高高飄揚,蔚爲壯觀。但稍加註意,就會奇怪的發現,這面俄羅斯聯邦的白藍紅三色國旗下,居然鑲嵌着一個巨大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的國徽。清晰的鐮刀和錘子的圖案,覆蓋着整個地球,上面的紅五星格外醒目,用15個加盟共和國的文字書寫的「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綢帶纏繞在金黃的麥穗之上,紅太陽正在冉冉升起,發出萬丈光芒。特別是國徽下方的CCCP(蘇聯)的字樣格外清晰。到了晚上,還有專門的燈光照明,顯得更加醒目。而在它的下面,大門上端,有一個體積較小的「俄羅斯聯邦」金色雙頭鷹國徽,與上面的蘇聯國徽遙相對應。

雪中悍刀行 烽火戲諸侯

催生农渔业智能转型 云林县首参赛即获智慧城市创新应用奖

這兩個國徽,一上一下,一大一小,「共存共榮」,這真是一種奇特現象。每次路過此地,我都要駐足觀看,並思考着,這個機構究竟是代表哪個國家?「蘇聯」還是「俄羅斯」?還是兩個都代表?據俄羅斯媒體報導,關於國家杜馬大樓的蘇聯國徽是否要拆除的問題,曾經引發了激烈的爭論。這棟坐落在莫斯科市中心、紅場對面的雄偉建築,建於1932-1935年,原來是蘇聯勞工和國防委員會大樓,後來,蘇聯最高蘇維埃、部長會議、蘇聯計劃委員會都曾是這座大樓的主人,可見這座大樓在蘇聯時期的分量和顯赫。

一些國會議員認爲「蘇聯」已經不復存在,那麼這個已經「不存在的國家」的國徽保留在一個體制完全不同的新的國家政府機關的大樓上是不合適的,應該把它送進博物館。這些議員於2007年專門向總統提交法案,堅決要求將國家杜馬大樓的蘇聯國徽更換成俄羅斯聯邦的雙頭鷹國徽。但是以「統一俄羅斯黨」爲主的大部分議員表示了反對意見,當然還有俄羅斯共產黨,理由是這棟大樓是國家的建築遺產,蘇聯國徽是這個建築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根據國家法律,是嚴禁改變建築遺產外觀的。在大多數議員的反對聲中,蘇聯國徽得以保全。

台北灯节试灯! 会跳舞的主灯+光雕秀投射大楼

爲了明確這棟大樓的功能,在2009年8月9日,距俄羅斯聯邦國家杜馬開始工作14年後,俄羅斯金色的雙頭鷹國徽才姍姍來遲,鑲嵌在國家杜馬大樓的大門上端。也就是說,14年來,俄羅斯聯邦的下議院,一直是在「蘇聯」的國徽下向政府「參議」的。其實這也不奇怪,因爲蘇聯解體初期,在俄羅斯聯邦國家杜馬的選舉中,俄羅斯共產黨的代表曾佔據壓倒性優勢。就連2003年前的國家杜馬主席都是俄共的黨員謝列茲尼奧夫擔任的。這個從「蘇共」脫胎而來的「俄共」,當然不會像一些右翼政黨一樣,視蘇聯國徽爲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所以這個「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蘇聯國徽得以完好保留。

2000年,普丁當選俄羅斯總統以後,支持普丁的「統一俄羅斯黨」逐漸取代了俄羅斯共產黨在國家杜馬中的壓倒性的多數和表決權。現在俄羅斯沒有「執政黨」這個概念,儘管普丁聲稱他不代表任何黨派和政治集團,完全是「全民」的總統。但是所有人都明白,「統一俄羅斯黨」就是俄羅斯實際上的「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的執政理念反映在普丁這些年的治國方略上,尤其是對「前蘇聯」的評價,比俄羅斯共產黨更爲準確和客觀。這就是國家杜馬大樓「蘇聯國徽」至今保留完好的原因。

外汇探搜-外汇市场焦点 将从货币政策转至相对价值 新兴亚币值得期待

以「建築遺產外觀不能更改」爲理由,蘇聯的國徽在許多重要的建築物上得以保存。在莫斯科大學主樓這個蘇聯式的標誌性建築上,被保存下來的蘇聯國徽向人們展示着蘇聯曾經的輝煌和強大。還有地鐵站、火車站、國民經濟展覽中心、各州、市政府大樓等等,可以說幾乎所有原來鑲嵌有蘇聯國徽的建築物,只要大樓還在,蘇聯國徽就在。政府大樓和蘇聯國徽形成一個牢固的整體,而後來的「雙頭鷹」反而顯得與建築本身不那麼協調,像個「外來戶」。

這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現像已保留了31年。更爲特別的是,1951年建成的俄羅斯外交部大樓上面,卻只有蘇聯國徽,而沒有俄羅斯國徽。一個堂堂主權大國的外交部,居然沒有這個國家的國徽。

這也許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現象,對此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是這樣「解釋」的:「試想一下,當外國外交官被傳喚到莫斯科外交部大樓時,當他們走近斯摩棱斯克廣場這座雄偉的紀念性建築,看到蘇聯的國徽時,他們會感到怎樣的敬畏,又會有怎樣的感受?我敢肯定,他們會感到50 年前甚至70年前蘇聯的強大和外交的風起雲涌。當然,現在的俄羅斯不像蘇聯那樣強大,但蘇聯的傳統和連續性仍然存在。所以把蘇聯國徽換成俄羅斯的雙頭鷹是毫無意義的。蘇聯國徽不僅是建築的組成部分,而且是向所有外國外交官傳達的一種信息,即一切都可以恢復,蘇聯並沒有瓦解,只是休息了一段時間,而且隨時可以重生。 」

我想拉夫羅夫想表達的意思再清晰不過了。以「建築物的外觀不能改變」當然不是保留蘇聯國徽的真正理由,而是許多俄羅斯人在經歷瞭解體的陣痛後,冷靜的反思,認爲「蘇聯」還是有許多讓俄羅斯這個民族引爲驕傲和自豪的地方。他們看到了蘇聯國徽,就會感到這個國家昔日的輝煌和國際地位,找到一種作爲俄羅斯人的「尊嚴」和「自信」。當然,這個國徽已經失去了「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和「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的具體含義,但它已成爲俄羅斯人心中的一種歷史「圖騰」。

中二补选、罢免林昶佐结果 黄𬀩瀚预言票数差距都在「这数据」内

在現今的俄羅斯社會裡,蘇聯的「遺產」隨處可見,俄羅斯人沒有全盤否定蘇聯,俄羅斯政府在施政方面也大量借鑑和參考原蘇聯的經驗。尤其是對原蘇聯的衛國戰爭體現出來的「愛國主義」和「不屈的民族精神」的繼承和發揚。蘇聯與俄羅斯的國徽並存,顯示着「蘇聯與俄羅斯同在」,這正是對現在俄羅斯國家政體和政府的施政方針的一個最恰當的詮釋。

(作者爲莫斯科中俄文化交流中心主席)

(本文來源《海外看世界》,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野心首席,太过份 悠小蓝